公告版位
ただ今生え際の後退士、エロ殿、あと底辺歌い手数名応援中。
鏡音双子ラブ、合言葉:緑は敵だ!

這裡只有放個人偏頗的感想,如果想要音檔或生放截圖之類的客人可以離開了。
我很懶,有聽的生放也不見得會錄音。就算有錄音跟截圖也只有親友可以開口跟我要。
歡迎同好交流,不過我這個人很龜毛,所以看不順眼的留言是不會回的。
請尊重他人喜好,你的王道不見得要是我的王道。

總之是自找麻煩,打算把二コミュ的台詞全部翻出來。

不過翻譯進度要看我手上事情多寡,會盡量在DVD發售前全部翻完。

 

既然是台詞翻譯,所以肯定劇透一定有。
請自行考量。 

 


開幕


博士「ダソク!ダソク不要去!放棄ポコタ吧!離開日本根本就是自殺行為,那傢伙根本不可能離開日本後活下去。」
ダソク「所以才要去。」
博士「等等,ダソク!你是想從何找起?只有那傢伙離開日本的情報,根本就沒有其他關於他行蹤的線索。沒有目標胡亂找尋,到最後只會落得客死異鄉的結果。」
ダソク「可是…果然還是該由我做個了斷。」
博士「說不定連你沒辦法活著回來啊!」
ダソク「那種事到時候再說。」
博士「叫你等一下!聽好了ダソク,ポコタ是以自己的意志離開這裡。雖然是那傢伙暴走的結果也說不一定,你不需要覺得自己有責任,也沒有必要為此去冒險。而且,就算不管他也會死。我們在這裡還有該做的事。如果說你怎樣都要去的話,就跨過我的屍體…」
ダソク「…我一定會找出他來的,不管花上多少年。」
博士「寧寧要怎麼辦?四個人一起去熱海旅行的約定怎麼辦!」
ダソク「跟妻子一起去海外旅行,也不錯吧?」


曲♪:ワールズエンド・ダンスホール


咖啡店


メイド「啊,ポコタ早。」
ポコタ「早。」
メイド「欸?今天沒跟你講是上晚班嘛?」
ポコタ「是這樣沒錯…」
メイド「你在做甚麼?」
ポコタ「沒什麼。」
メイド「你是在找什麼嗎?」
ポコタ「差不多吧…」
メイド「什麼?…我宰了你哦!混帳!」
ポコタ「對不起對不起!我昨天沒有忘了東西在這…哎!」
メイド「啊?」
ポコタ「像這樣的信封。」
メイド「信封?」
ポコタ「與其說是信封,不如說是信封裡面的東西…」
メイド「咦?不知道耶」
ポコタ「就是啊…真奇怪…」
メイド「去問經理怎麼樣?」
ポコタ「經理不接電話啊」
メイド「裡面放了什麼?」
ポコタ「啊?」
メイド「信封裡面的東西。」
ポコタ「說起來,我沒有把東西帶到這來的記憶呢。」
メイド「那在這找沒意義嘛」
ポコタ「說不定是沒自覺地帶過來,找遍家裡都找不到…」
繚乱「早安」
メイド「早安」
ポコタ「繚乱!」
繚乱「什麼?」
ポコタ「有沒有看到我的票?」
繚乱「什麼票?」
ポコタ「票啊!往日本的!」
繚乱「咦?」
ポコタ「不見了啦!往日本的船票!」
繚乱「嗚哦哦哦哦哦!」
ポコタ「咦?」
繚乱「啊啊…啊…沒有…」
ポコタ「你知道嗎?」
繚乱「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ポコタ「還真是簡單易懂啊,你…」
繚乱「好了,工作工作!」
ポコタ「給我等一下,繚乱!給我坐下!」
繚乱「嗚…」
ポコタ「你知道那對我來說是多重要的東西吧?」
繚乱「當、當然!」
ポコタ「拿出來。」
繚乱「我、我沒有拿…」
ポコタ「那到底是誰拿走了!」
繚乱「真的不是我啦!」
ポコタ「不是你的話還有誰啊!說起來,知道我有那張船票的人,除了你之外只有ダソク…ダソク?ダソク拿走的嗎?你知道吧?繚乱。繚乱!」
繚乱「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被叫說不准講,要是講出來的話要把我綑起來沉進河裡去…」
ポコタ「不講的話,那我把你捆起來丟進河裡也好嘛?」
繚乱「不好」
ポコタ「那就快講」
繚乱「ダソクさん他…」
ポコタ「ダソクさん他?」
繚乱「他拿著票去玩賭博大富翁了…」
ポコタ「大富翁?」
繚乱「對…」
ポコタ「咦?那ダソク他…把我的票拿去賭在大富翁上了?」
繚乱「大概…」
ポコタ「ダソク到底在想什麼啊…那個大富翁不是普通的大富翁,盤面上的東西全部都是現實的土地跟房子。那群人都是超級有錢人,用檯面下的錢來打發無聊用,ダソク根本不可能贏的!…現在去說不定還來得及!」
繚乱「咦?」
ポコタ「走了!」
繚乱「我也要?」



創作者介紹

ニコニコしてやんよ☆

mamiya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N
  • 對不起,若是不客氣的說我會說你在找死,不過有這番決定,我也實在是佩服
    同時致上我的敬意,祝您早日完成目標
    我昨天沒有忘了東西在這(這句有語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